法学空间

法律人社区

  注    册
  加入收藏
  设为首页
  在线2961人
·文章查询· 祝各位网友在新的一年里身体健康、阖家快乐!      本站受到大量的无效smtp连接和垃圾邮件的攻击,响应缓慢,请各位网友见谅!       2022年5月23日星期一
首 页
当前位置:首页>>律师>>平克弗洛伊德
可怕的公判大会!
更新时间:2001/8/25 14:34:56  来源:  作者:平克弗洛伊德  阅读244
    这几天我单位的楼下一直在敲敲打打的,有不少工人在建造一临时平台。我知道又要开公判大会了。挺会挑地方的。这是城区的中心,明天又是集市日,可以想像到时一定是人山人海。那些领导同志们一定会很满意这样的宣传效果。

单位果然通知,明天全体人员参与公判公逮大会,一律不准请假。我说,唉呀真是对不起,明天我与当事人约好了的。于是我逃过了这一劫。同事们很羡慕地看着我,他们可能要流一身的臭汗、晒脱一层皮了。回到家,我妈问我明天要开公判大会吗,我说可能是吧。中国老百姓就好这一口。没办法。

对于我来说,参与公判(公逮)大会不仅是一种肉体上的痛苦,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折磨。因为1983年那次公判大会对我印像太深了。现在回过头来看看,那时我们学生每一个星期要参加一次公判大会,政法机关抓到的人也是一车一车地运,在这当中也就肯定会错杀错逮不少人。比如就说那次对我印像最深的公判大会上那个四十岁上下的农民(家与我们学校很近)吧。现在回过头来看,这个人是杀错了的,至少是可以商榷的。

案情是这样的:这个男杀了自己的老婆,而他老婆本身有过错(有外遇,给他戴绿帽子),一气之下杀了她,去投案自首。由于去的比较早,区里没上班,他是坐着等派出所来把他带走,而且根据他的交待,在一池塘时找到他的杀人凶器——一把菜刀!我想他自己当时肯定想不到会判死刑,结果在公判大会时,那边中院的法官在念判决书,这边他也在说,后来变成了喊,喊什么叫你猜你也猜不到:“毛主席万岁”!大概他的意思是如果毛主席在的话,他不会被判死刑!

接下来就发生了悲惨的一幕:两名武警把他脖子上的绳子一勒,顿时他的鼻血便倾盆而下,血染红了他的衣服和裤子,也流满了他站着的向我们学校借的乒乓球桌。他还想喊,可他哪里还喊的出。他越想喊,武警就越勒得紧。对不起,写到这里,我的脑海里浮现了共产党员在敌人的屠刀下英勇就义的镜头。

于是,法官没有读完判决书,就宣布把杀人犯XXX押赴刑场,执行枪决。这时,我听到一位武警对那个杀人犯说:“反正很快就到刑场了(从会场到刑场大概只有五到十分钟的路程),你就不用换衣服了。”

后来听说这个男的没有到刑场就已经死了,是被勒死的。
我们学校的书记跟老师说:“看了这个公判大会,我一天吃不下饭!”
我父亲整整洗了一天的乒乓球桌,也洗不去那上面的血腥味。
最后学校规定:公判大会时一概不出借东西。

第二天,我一觉睡到九点半,好舒服。起床后去网吧玩了一小时。等到我到单位时,“演出”已经结束了。我看到又有很多工人在拆那临时平台。听说建这一次性的平台,区里化了八千元。化得有点冤。

我登上平台,站在刚才那些死刑犯站过的地方,我非常想喊一句:“ Why do people kill people who killed people to tell people that killing people is wrong!!!”[中文意思是:为什么要杀死那些"杀了人的人"(就是"杀人犯"啦)来告诉其他人"杀人是错的"呢??]


批 注 该 文]    [采 用 该 文]    [发 表 评 论]    [文章下载]    [关闭窗口

相关批注:
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对这篇文章做出批注

相关采用:
暂时还没有媒体记者采用这篇文章

相关讨论:    
没有评论

Google


IP计数: 浏览计数:

Copyright © 2001 凌云志 All Rights Reserved 湘ICP备17007639号

湘公网安备 43010402000191号